首页 >> 血余炭

特马牛是哪几个数字:【广东鸡蛋价格】关于广东鸡蛋价格的最新消息

核心词: 特马牛是哪几个数字 论坛问答 金砖国家运动会 liebao

第四百五十八章破兵两百!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对待身为城东龙头三大虎将之一的座山雕,徐帆并没有搞例外,一巴掌甩在座山雕的脸上,将座山雕抽的凌空飞起,在空中转了三圈,而后座山雕同样像是滚葫芦一般,从门口一直滚到了台阶之下。 几十个台阶,虽然不算高,但此刻的座山雕依旧是被摔得鼻青脸肿,更加让座山雕在意的是,自己那高高鼓起的脸颊。

“雕爷!”两百来号汉子这会儿连忙涌了上来,将座山雕扶起。

座山雕眼中的怒火,已是要喷涌而出了!道上讲话,哪一个不是将深仇大恨埋在心底,不动声色的谈过话后,再出手血拼?什么时候如徐帆这般没规矩的?突然出手,这种行为,不仅会被所有人不齿,更是会遭到所有地下势力的追杀!这年轻人,难道已是心知必死,所以才会冒着天下之大不韪,突然出手偷袭自己?这会儿,座山雕一把挣脱开了手下的扶持,捂着高高耸起的脸颊,冷冷的朝着两百来号手持大砍刀的汉子命令道,“妈了个巴子的,给脸不要脸,给我上!直接砍死他!”无论这年轻人如何想,这种行为,都是不可被原谅的!这年轻人,必须死!随着座山雕的命令,两百来号汉子齐齐发出一声怒吼,拖着砍刀,迈开脚步,拾阶而上,朝着徐帆冲去。 没有人能够在两百多把刀下生还,即便是他座山雕,也不能!座山雕这会儿捂着自己高耸的脸颊,死死的盯着徐帆,他要亲眼看到徐帆被剁成肉酱!面对这如同黑云压城一般的两百来位汉子,徐帆这会儿脸色依旧不变,冰冷的眼神中压抑着滔天的怒火。

刀锋扑面而来,这些汉子,唯座山雕马首是瞻,这会儿没有丝毫留手,直接便是朝着徐帆的面门劈去。 徐帆冷冷一笑,身形微微一晃,避开刀锋,同时右手如同闪电般朝着冲到面前的汉子胸口点去。

如同触电一般,那汉子迅速便是浑身软了下来,手中大砍刀无力的往地上落去,徐帆顺手接过,将刀面一转,刀背对人,往前方一扫,划过一个半圆的弧线。

冲到徐帆面前的几位汉子,如同被一辆火车撞到了一般,直接凌空飞起,重重的朝着下方砸去。 而下方,则是密密麻麻的人群。 徐帆一手负在身后,一手反向持刀,漫不经心般朝着四周挥舞着。 与之相反的,看起来凶神恶煞,孔武有力,将大砍刀挥舞得虎虎生风的大汉们,则是如同稻草人一般,被徐帆轻轻一点,便是直接朝着后方飞去。

一个带倒两个,两个带倒四个,四个带倒八个,徐帆面前的台阶上,上百位汉子如同串成了一串的滚葫芦一般,从台阶上浩浩荡荡的滚落了下去。 两百来个汉子,真正与徐帆交到手的,不过十几个人,如今却是尽数躺在座山雕的脚下,打滚哀嚎。

不过区区半刻,不过寥寥数刀,一人对两百,胜负已分。

座山雕呆呆的站在原地,望着徐帆的眼神,如同望着一只恶魔般,充满了恐惧与难以置信之色。

“这是投机取巧?”座山雕很快便摇了摇头,将这种无比幼稚的想法驱逐出了脑! 这年轻人,绝对是个高手!而且尽管不愿意承认,但是座山雕很清楚,自己败了!败在了一个名声不显的年轻人手中!这会儿,徐帆负着双手,顺着台阶,悠悠朝着一脸震撼之色的座山雕走去。

如同在自家后花园散步一般,徐帆不急不缓,徐徐而行。 冷汗从座山雕的额头上滑落,这会儿,座山雕死死的咬着牙,垂下了头,默不作声。 现在座山雕终于明白为什么方才徐帆会不顾规矩,直接对自己出手了。 因为不屑!那所谓的规矩,所谓的路数,在这年轻人的面前,根本就是形同虚设!一人,单手,刀背,风轻云淡,破兵两百!如此强大的实力,这世间任何规矩,恐怕都无法将这位年轻人束缚!这会儿,徐帆走到了座山雕面前的台阶上,居高临下的命令道,“现在,你有两个选择,第一,死去,第二,打电话,让你老大来,你选哪个?”座山雕捂着红肿的脸颊,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拳头,默不作声。

徐帆可以不讲规矩,不讲路数,但是他座山雕,却不能不讲。

不忠,不义,在地下世界,便没了立足的根本。 可现在,倘若不把老大叫来,恐怕连他座山雕的命都没有了!“对了,你有半分钟的时间考虑,时间一过,我会为你做出选择的。

”徐帆脸上的笑,如同恶魔。

座山雕很快便是做下了决定,拿出了自己的电话,拨通了城东龙头的电话,“山哥,我是座山雕,在饕餮阁遇到麻烦了,对方是一个年轻人,一只手,一把刀,破兵两百!”没有再多说上半句废话,座山雕直接挂断了电话。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,再说什么好听话,已是没有了半分用处,座山雕只祈求自己能够活下去。 徐帆看到座山雕打过了电话,干脆利落的转身,朝着自己的椅子走去。

并非动了恻隐之心,而是徐帆明白,自己要做的,不是将这城东,在这饕餮阁面前,杀个天翻地覆,血流成河。

二十一世纪,就算徐帆手段滔天,在大庭广众之下,当场格杀数百人,恐怕也会引起惶恐与轰动。 徐帆真正要做的事,只是为自己的饕餮阁,为自己的员工,讨一个公道而已。 既然你城东的龙头肆意放纵自己的手下作恶行凶,那么我就将你这万恶之首给捣毁了!既然你城东的龙头管不住自己的手下,那么我就替你管一管这城东好了!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,远远的望着饕餮阁的方向,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

饕餮阁二楼,偷偷摸摸的员工们望着眼前这一幕,无不是倒抽了口冷气。 座山雕的两百来号汉子,哀嚎着躺在地上,手中砍刀,散落一地。

台阶之上,徐帆拄着把刀,坐在椅子上,横刀立马,不动如山!()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yongzhou.zhongte30877.cn/9657/

标签:血余炭,生育健康,匠人